腾飞彩票平台

南方农村报__新农村推动力

*

清远下迳村村民筹资900万元打造乡村旅游项目,村民投资投劳投物当股东

2019-08-15 12:51:28 来源:南方农村报

分享到:

  南方农村报记者 李思敏
  
  “反正是自己家乡,哪怕亏损也还在这片土地上,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类似的话,下迳村乡村旅游经济合作社社长邹瑞文说过,管财务的股东邹荣森说过,在村里打工的阿媛也说过。这似乎是下迳村乡村旅游项目入股村民不言而喻的共识。
  
  清远市清新区浸潭镇下迳村是省定贫困村。2016年,邹瑞文带动村民通过投资金、投劳、投物三种方式,自筹资金、自主建设、自主运营了村里投资约900万元的乡村休闲旅游项目——小华山风景区,实现了由村民变股东的身份转变。如今,3年过去了,虽然村民尚未享受到该项目的分红,但却乐在其中。

 
  农业观光、民宿、汤泉与拓展基地是当前下迳村乡村旅游经济合作社的主要服务项目。
  
  游客在农家乐处等待办理入住。这一日,下迳村民宿里的54间客房基本住满。
  
  修建景区村民干活不拿钱
  
  投劳入股老人做起小生意
  
  “山清水秀吉祥地,人杰地灵幸福村”。穿过牌坊,便是下迳村可容纳百人的民宿,民宿背后是掩在绿树中大小不等的十数个汤泉。农业观光、民宿、汤泉与拓展基地是下迳村乡村旅游经济合作社当前的主要服务项目。眼前经营得有声有色的风景区,正是村民们一砖一瓦建设出来的。
  
  “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做这个项目要花900万,我肯定不敢做。”邹瑞文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小华山风景区建设源于青年村民出外旅游后的大胆构想——“其他地方的山能发展成旅游区,我们村山清水秀,为什么不能搞乡村旅游?”经合计,大家一致认为可行!而邹瑞文因有一定资金实力及乡村旅游创业经验,且建设家乡的积极性得到大多数村民认同,成了下迳村发展乡村旅游的带头人。
  
  建设之初,村民的想法很简单,利用山水资源打造小华山风景区和汤泉,初步预计总投资300万元。“投资方式有三种,投钱、投劳和投物,以300万为原始股份认领。”邹瑞文表示,刚开始全村约28户参与,共筹集了一百多万元,其余村民均为投劳和投物,最后剩余部分由自己兜底。其中,投劳和投物按不同工种市场价认领,例如务工一天发100元,一个月最多3000元,则最多可认领10万元。“股份认领不允许超出自身能力范围,但允许中途加入、退出或提前买断,做多少算多少。”
  
  2016年8月,下迳村乡村旅游项目开干了。山泉水是自有资源,但如何建成汤泉呢?村里无一人有经验。咨询设计机构,得知设计费高达40万元;考察其他汤泉,发现高科技造价太高……邹瑞文等人只能寻找简单省钱又实用的“土办法”。
  
  依靠此前的矿山经营和生活经验,邹瑞文将烧水点设在山上,采用马达作运输动力,将泡沫加载水泥中间砌做保温池。在村民集思广益、积极投劳下,原本计划工期三年的汤泉竟半年就完工了。随后,因游客需求,栈道、民宿、士多店、农家乐等也相继投入建设,并于2017年8月开始试运营。
  
  “仅依靠村民一身热血埋头干,竟然这么快就建成了!”邹瑞文感叹道,修小华山栈道时,很多地方机械到不了,全靠人力将材料担运上山。“很辛苦,建设期间村民一分钱没拿,全都是投劳入股。”如今,参与项目投资的村民已达到40户,投劳投物入股的村民也已全部完成股份认领,真正实现了村民到股东的身份转变。
  
  除了认领股份,村民还在村里做起了小生意。民宿前的小华山特产街上,留守老人们摆摊售卖五指毛桃等山货。“邻里一起在这里摆摊,没人买东西时就聊聊天,排解寂寞,挺好的。”村民邹水说。
  
  “信任这片生长的土地”
  
  团结才是成功的秘诀
  
  “真正要投资肯定不会这样啊。我投钱建设,不是因为信任某一个人,而是因为信任这个村和这片土地。”谈及参与项目投资的初衷时,股东邹荣森如是说。
  
  在浸潭镇上开摩托车配件店的邹荣森,在该项目中投了几十万,但并未迫切地追求利润分红。“投资时就想,建成什么样都无所谓,只要钱是投在村里,把村庄建设好就行。”合作社的务工人员阿媛家中也投入了一半积蓄,她表示,“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收益,不过发起和参与的人都是村里的兄弟,不用担心被骗。”
  
  一个省定贫困村,通过自筹资金、自主建设、自主运营,发展成乡村旅游景区,让不少外界人士啧啧称奇。下迳村村民以此为豪,却又觉得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。邹瑞文认为,一方面因为下迳村民风淳朴,彼此信任;另一方面受宗祠文化影响,村民有建设家乡的情怀。
  
  “以前出去太难了,医疗和教育都跟不上,现在有能力,当然要回来建设家乡。”邹瑞文回忆,由于下迳村地处偏僻,90年代初读小学,他们需要步行一小时到六甲洞村委会,读初中则需80分钟走到浸潭镇。卫校毕业的邹瑞文在镇上经营牙医诊所小有所成后,便开始捐资建设家乡。
  
  2003年至今,他捐资为村里打造风水鱼塘、修葺宗祠,主动组织参与祭祖事宜,竞聘邹氏宗亲会会长,成立教育资金会、邹氏咏春拳馆。2009年,为了方便村民走出下迳村,邹瑞文还在镇上买地建房,并将其低于市场价卖给村民。
  
  小华山风景区的建设离不开下迳村的民间自发组织。2006-2007年,下迳村开展土地整合工作,为通过思想灵活的年轻人撬动思维保守的老年人,村里成立了青年会。
  
  在青年会的推动下,村里的土地整合进展顺利,为小华山风景区项目打下土地基础。10年后,青年会也成了项目投资的重要力量。此外,全国各地的邹氏宗亲会也在项目建设的紧要关头借出了300多万元。
  
  自筹自建起来的景区,村民对其运营状况十分关心。“刚开始村民很积极,每天晚上都来问今天的营收情况。”邹瑞文说,虽然有营收,但因旧债未清,修建新工程及维持日常运转又有新支出等原因,该项目一直没有分红。
  
  在合作社做厨师的邹金坤对此看得很开,“以前这里杂草丛生,现在环境好到城里人都往这里跑;之前一个人做几个人的活,还需要家中老人、年轻人交替着出去挣生活费来支持这个项目,现在都能领到工资了。已经越来越好了,不怕吃亏。”
  
  宣传带来“一阵风”客流
  
  景区经营何以为继?
  
  营销经理钱渭静是小华山风景区里唯一一个外来的工作人员。2017年5月,跑旅游线的钱渭静与下迳村建立了联系,9月她便入职下迳村,“不知不觉已经快2年了。”钱渭静已想不太起辞掉清远市里的工作,跑到这个偏远村庄来任职的原因,“当时被村民自建景区的积极性吸引,觉得这里挺有潜力,干脆就跟着邹社长走。”
  
  然而,虽挂名营销经理,钱渭静做的却是客房部和前台管理的活。她对此十分无奈,“一点宣传费用都没有,怎么做营销?”钱渭静表示,虽然下迳村村民建设家乡的内生动力很强,但在实际运营中却缺乏较好的营销思维,所以并未划拨专门的宣传经费。
  
  2017年,下迳村的建设成效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关注,开始大力宣传并拨付扶贫资金助推扶贫项目落地,引来中央及省市媒体集中报道,为小华山风景区打响了名气并吸引了不少客流。据邹瑞文回忆,农历新年是景区旅游高峰期,一日营业额最高可达3万6千元,给合作社及村民“打了不少鸡血。”
  
  钱渭静回想起宣传带来的“一阵风”客流,仍有些感慨,“这之后,景区又恢复了不咸不淡的状况,现在就是完全‘啃老本’。”依靠汤泉面向群体,小华山风景区目前主要以中老年旅行团为主。“人气好的时候两三个旅行团一起过来,房间爆满,基本都是作为旅游线的最后一站,游客在这里泡一下汤泉过一晚就走了。”因没有拓展游客的新渠道,钱渭静认为景区未来发展前景并不乐观。
  
  邹瑞文则恰恰相反,虽没钱做宣传,但依靠口碑传播、提高自身竞争力等手段,他认为小华山风景区的发展未来可期。“很多东西都能复制,但文化很难。凭借着下迳村历史悠久的武术文化,我们能做的文章还有很多。”
  
  如今,小华山风景区范围内的拓展基地逐步建成,邹瑞文已与清远市的部分企业建立联系;借助武术文化底蕴,暑假期间下迳村承接了8期夏令营;针对更高端群体,经济合作社也在扩建民宿、完善环山道及周边设施。
责任编辑:樊静东
南方农村报(www.938530.com)独家报道。未经授权请勿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谢谢合作。 喜欢我们的报道,动动你的小手指进行收藏吧!看完这篇还不够?请 戳这里 进入阅读下一篇!
编辑推荐
猜你喜欢
关于南农

分享

评论

加入收藏

阅读模式

#

腾飞彩票平台扫一扫,使用小程序